Andy

〔小安有话讲〕第七期

  好久不见!嘻嘻,貌似好久不发文了。咳咳,最后一年及其的忙,但是令人愉快的国庆来啦!

  为了弥补大家等文等的头发白了的地步,所以小安打算安抚大家受伤的小心灵,so!国庆期间小安会不定期更文,如果小安勤劳些就会日更哦!
 

  所以我写到什么地方了?国庆小福利有要的吗?😁


  PS:涛姐的《亲爱的客栈》10月7日要播啦
   所以六桃的后宫们赶快去看涛珂如何秀恩爱吧!

〔食来孕转〕续写

    沈立冬走进客厅后就看见了满地的垃圾、脏乱的衣服随意搭在沙发上、椅子上……“哥……”谷雨忍不住的将自己的痛苦发泄出来,苏桥看到这一幕赶快上前安慰她,可是谷雨一句都听不进去。

   “一鸣,他因为我不想要这个孩子……要和我离婚,我不就是……不想要孩子吗……”
   “什么?这小子!这就要离婚?”沈立冬转头就看到了餐桌上的离婚协议,“哥,我该怎么办?”“谷雨啊,你为什么不要孩子啊,你这个年纪生多好啊?”苏桥轻声询问到,“谷雨有的是事业心,没事,哥帮你,不是离婚吗?离!”
    

    苏桥和谷雨都被沈立冬的话惊到抬起头,“沈立冬,你说什么呢?”苏桥呵斥到“谷雨和一鸣两人这么相爱,怎么可能就这么离了,谷雨你听嫂子说,你和一鸣是真心相爱的,你是不想要孩子但一鸣想啊,他想让你们有个完整的家,知道吗?听话,找一鸣聊聊,这婚可不能离!”

    “有什么不能离的啊?他杜一鸣一心要孩子,考虑到谷雨吗?现在不想要,等以后的呗,赶鸭子上架,他杜家就这么着急要后代啊?还有,谷雨上次在公司晕倒,不就是因为孩子的问题吗?他来看谷雨了吗?他……”

    “够了!哥,我想好了,我要离婚。”谷雨听到沈家大哥刚才对杜一鸣的不满,也想起了他和俞佳的事,他的心真的不在属于她了,离吧……

     “谷雨!别听你大哥瞎说,一鸣多爱你,你看他……”“嫂子,别说了,其实我一直有件事没告诉你,杜一鸣他,我看见他和俞佳……”立冬和苏桥立刻明白了谷雨的意思,早先他们就提醒过谷雨要留意他们,谁知竟然真有这事?


    “哥、嫂子,我想一个人再静一静,你们先回家吧,告诉爸妈没事了,别让他们操心了。”谷雨说罢便回身走进卧室,轻轻的将门关上了,客厅中的两位也不知改如何劝导,只好留下一张字条“谷雨,无论你做什么决定,哥和嫂子都支持你,爸妈那边我们会安顿的,但是你还是去找杜一鸣谈谈吧。”


    就这样,这一夜结束了……
    第二天一早谷雨起床便看到那张字条,眼泪也不自主的落了下来。“喂?我们谈谈吧,20分钟后家里见”




   20分钟后的家没有20分钟前那样脏乱,她不想让他认为没有了他,她会很糟糕,相反她会更好。而他看到了,心里一阵阵的泛痛,她真的不需要他了吗?

  “离婚吧!”谷雨眼神中没有一丝留恋之意,杜一鸣看到她如此坚定也没有反驳而是沉默接受。“我们之间不知是因为孩子,还有很多事,所以,签字吧。”女人递过去两张纸,上面的字迹很清楚“离婚协议”

      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有点短,明天继续😊

   

〔小安有话讲〕第六期

  实在不好意思,这么长时间没有更文,小安非常抱歉。但小安要非常感谢读者朋友们的支持,没有吊减反而增多,谢谢大家的支持。
  小安自从开学就非常忙,很少时间写文章了,周末想抽出时间写,却总有写不完的作业……没办法,还有一年就可以轻松一阵子了。另外〔食来孕转〕的续写受到很多读者朋友们的支持,所以今晚或明晚前发表,希望大家可以体谅😊

〔安包〕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你

   安迪和包奕凡自从经历过包母昏迷那一段经历,两人更加珍惜彼此,甚至一秒钟都不分开。
“喂?在哪儿呢?”电话里的男主人暧昧着问到。
“公司啊,这周新接触个项目,好多事情要做,你到家了?上海还是南通?”安迪一边翻着文件一边问到,两人已经一个星期没见了,女人异常想他。
   包奕凡悠闲的将脚搭在桌角上“我也在公司,主人啊,你说我们几天没见了?你都不想我!”

“好了,周末我开车去找你好吗?不说了,我这边还有个会议,拜”安迪浅浅一笑,两边的梨涡立刻显现出来,她发现自从和包子在一起,自己的鱼尾纹都笑出来了!
“还说想我,都不陪我聊一会儿!”包子嘟了嘟嘴,低下头抠两只大手“我挂了,想你” “什么?我没听清”包子立刻坐起身,这个女人貌似是第一次主动说想自己“安迪,喂?唉……”
 

挂了电话的安迪看着手机笑了一会儿,秘书进来看到安迪的样子都被吓到了,我们的CFO谈个恋爱真的变了个人啊! 而挂了电话的包子呢?现在他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她,和秘书交代了些事拿上西装匆匆离开,秘书看向包子,这包总估计是要订了终身大事了!
    一路上包子不停的笑,脑海里一直都是那句“我想你”…… 到了家后,包子看安迪还没回来就做了些东西吃,当然有安迪最爱的小笼包!
   等安迪到家的时候,家中一个人都没有……安迪看见了桌上的食物就想到了他“包奕凡?”翻遍了整个屋子都没有发现他的踪迹,女人脸上挂着失落的小表情换好衣服走到餐桌,坐下来就发现了餐盘下的纸条 “我做的,时间太紧了,我回南通了,周末我来找你,想你。 包子”

  安迪看着满桌的食物一点都没动,不由得想到他白天在公司工作,来回还要开车,那个内疚的啊,早知道就不说想你了……

  夜渐渐深了,安迪关掉了所有的灯只留下一盏夜灯,楼下的人向上看了一眼,又看了眼表11:30,急匆匆的上楼了。

  安迪睡的很香,丝毫没有察觉到屋内的动静。包子蹑手蹑脚的洗漱、换睡衣,最好悄悄的上了床,看着安迪的睡颜,男人轻轻吻了吻她的嘴唇,伸开自己的长臂轻缓的将安迪搂入自己的地盘。

“嗯……”安迪动了动似乎要挣脱,“是我……”这磁性的声音,难道是?安迪睁开双眼,看见了她日思夜想的包子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你……唔……”男人立刻封住了她的嘴唇,“睡吧,明早告诉你,我爱你,晚安。”安迪迷迷糊糊回答道“我也是,你个臭包子……”相继包子就感觉到安迪紧紧搂着自己和微小的鼾声……

  睡吧,我的宝贝,辛苦你了,我爱你,包子回楼住安迪,夜晚还是那么美好……

〔安包〕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你〔1〕

  “安迪,我领带呢?安迪,我外套呢?安迪,我手表呢?安迪?安迪?”包子翻箱找柜,似乎要把整个2201翻遍,“唉呀!包奕凡,你自己东西都看不住还找我要!”?安迪表示不满的嘟了嘟嘴。包子看到却笑嘻嘻的跑过来,像个跟屁虫似的围在安迪身边转,“安迪~安迪,安迪?安迪……”可身边的女人经不住他的死缠烂打“好啦!给你一次机会!”安迪嘴角不禁显露出两个梨涡,包子看着看着就入了迷,想要得到一个香吻却被安迪坚决的拒绝了,早晨的时光就在两人打情骂俏中度过了……
  

    “喂?”“怎么样?吃饭了吗?”
    “没呢,还有个文件需要检查,马上就去了。”
      包子了解安迪的工作习惯,一旦投入就越陷越深,如若让她放下目前的工作约她出去吃饭,她会整顿饭时间都在想着工作,而且会问你很多问题。包子可不想让二人时光就这么浪费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  

       “咚咚咚”
       “进”
       “20分钟还没检查完,安迪工作效率有点低了!”安迪一抬头就看见包子十足风骚的站在她面前,她还好够理智,低下头继续工作,“再给我五分钟,我就吃饭。”安迪同样也知道如果自己吃午饭的时间超过包子规定的时间,他一定会和安迪嘟囔一晚上的,连续一个星期不管在哪儿都陪安迪吃午饭,哪怕是在南通,也会开车来只为看见心爱的女人吃午饭。

        “带什么了?”安迪起身走向包奕凡,“都是你爱吃的,来吧,要凉了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怎么样?”包子小心问到,“嗯,好吃!你也吃一个”“我要你喂我”包子将手搭在安迪腰上,撒起娇来,安迪拿他也没办法只好喂他“嗯――好吃,不愧是安迪的男朋友!”“唉!不要欺负我中文不好,你这是变相自夸!能不能不要这么自恋啊,包奕凡。”安迪一脸无奈,“不能”紧接着安迪感到了脸上的一吻……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上学没有时间写文章了,一周一更吧!

〔食来孕转〕续写

  夜幕降临,空荡的房子,凌乱的客厅,敞开的冰箱门,和一地的垃圾……没有你了,我真的不行,杜一鸣你为什么要逼我?难道你真的在乎孩子比在乎我还要多吗?沈谷雨摸着肚子,眼泪顺着眼角留了出来,我那么爱你,你却……沈谷雨越想越心痛,她想喝酒,但在肚子里有这一个小生命,她承认她不是不想要孩子,而是现在不是时候,她该怎么办?现在的她没了工作,老公也吵架负气离家,只剩自己了……

“妈……妈”沈谷雨电话刚拨通就大哭了起来, “小雨,你怎么了?唉呀,别哭别哭,告诉妈妈怎么了?你现在是不是在家,别哭,妈去找你啊,乖” 沈谷雨还是懂事,她停止了哭泣,抹掉脸上的眼泪 “妈,我没事,您别来了,这么晚还不方便,我现在没了工作、一鸣也走了,我……” 说到这,她又落下了泪,但没有刚才那样激烈, “小雨,别哭了,昂,妈妈心疼,这样我给一鸣打个电话,让他回去陪你”“不用了,妈我可能,会、会和他离婚”。电话里的母亲大吃一惊“什么?小雨怎么回事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,你们两个这么相爱,怎么能说离婚呢!”“行了,妈,打扰你了,早些睡吧,让您担心了”“你这么说妈更担心你啊,小……”谷雨没听完妈妈的话就撂了,她越听越难受,杜

  谷雨没听完妈妈的话就撂了,她越听越难受,杜一鸣,你不爱我了吗?

[沈父母家]
“怎么了?谷雨怎么了?”沈父急忙跑过来,“唉,不知道怎么了要和一鸣离婚”沈母放下电话“离婚!不行,我得去找她,立冬啊!立冬” “干嘛呀!爸”立冬懒惰的从屋里走出“走,给我去老二家” “出什么事了”立冬立刻精神起来“走吧,苏桥啊,你照顾好你妈啊!”沈父拉着立冬就往外走,“别,唉爸你等一下,这么晚了您就别去了,大晚上的还不方便,我和苏桥去就行了,苏桥走吧!”“哦!来了”苏桥进屋换了身衣服拿着包就走向了门口,“你们行吗?”沈母移动着轮椅,“唉,老太婆你可慢点”沈父见状立刻跑过去,推着轮椅,“放心吧,爸妈,有事给你们打电话,走了。”
  15分钟后,谷雨家 “叮咚,叮咚”谷雨从沙发坐起,是不是他回来了,一路小跑去开门,但是到了门口她停下了脚步,见到面她该说什么,他会说什么?他怎么不直接开门?他这几天在哪儿睡的?谷雨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他,于是她深呼了一口气“谷雨,开门,我是你哥”她睁开眼睛,我哥?“哥,嫂子你们怎么来了”苏桥看出了谷雨的失落“爸妈不放心你,让我们来看看”“走啊,进去呀!”老大率先进去,看到了满屋狼藉,不禁心疼起了自己的妹妹,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〔小安有话讲〕第五期

  欢迎您收看每周五特约节目――《小安有话讲》!
  又是一个周五,时间过的真快!这两个月来小安完成了一部续写作品,两篇小片段,但是从下个星期开始,本人就正式上学了,回归小安向往的校园生活啦!所以一周几乎能更一篇文章,但估计从期中后小安就不能更文了╮(╯_╰)╭


  But小安会在节假日期间多多发一些文章,说好的安包文一直在创作中,估计下个月开始就要是安包的主场了!

  哦!小安要推荐几名写文章很好的几位LOFTER用户 @Alice  @釆心贼  @茄子Alina_ 这三位。茄子姐姐是我在微博上看到她的文章后才下载乐乎关注她,也是看着她的文章我才有动力自己创作的!希望大家在小安没有更文期间关注她们哦!多多支持!

〔下一站婚姻〕有情人终成眷属

 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,草草看着身边的人心里不禁感叹,这一辈子遇到他就对了……
 

  到了龚剑家后,王阿姨早就将饭菜准备好了,热情的拉着草草进了屋里,屋内依然是她上次走时的摆置,“草草,快坐,怎么样身体好了吗?”王阿姨先盛了一碗她自己足足熬了三个小时的大补汤给草草“好多了!谢谢阿姨。”“还叫阿姨该改口啦!”“啊?”草草尴尬的笑了笑,看向坐在一旁的龚剑。

  “喂?”男人起身有意避开草草似的走上了楼上,“你们到了?好,等一下我去和我妈准备一下,电话别撂,对了?花买了吗?”电话另一边的孙南威和周丽雯齐声说了句“放心吧”,“哎!姐夫,你怎么这么啰嗦啊!东西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,我们听你咳嗽就进来,门给打开啊!”“好,谢谢。”
  楼下两人热火朝天的聊着,“妈,你过来下,我那个文件你给我放哪儿了?”王阿姨立刻就明白了,安顿草草后三步并着两步上了楼生怕耽误了儿子的求婚。“妈,都准备好了,你一会儿吸引草草注意,我把人都带进来”“好嘞!”

  “草草啊!你帮我看看茶几下的柜子里有文件吗?”王阿姨一边假装找东西一边看着儿子的情况,“没有啊!阿姨你确定放这了?”“对啊,你在帮我找找,我这腰弯不下去,哎呦!”“阿姨你快坐下吧,我再找找!”

  草草认真的找着东西丝毫没有注意身后忽然间多了几个人,老大拍了下小轩,“妈妈!”草草抬起头,转过身看到了这一幕,自己的儿子、周丽雯、孙南威、周丽君;莉莉还有王阿姨她们每人手里一束粉玫瑰,“草草,看那儿!”丽雯指向了楼梯,只见龚剑身穿一套西装手里拿着同样的粉玫瑰款款向她走来,“额,我也不会说什么,草草,你嫁给我吧”一直忍着眼眶内的眼泪不知为何脱落了出来,龚剑一步上前将眼前的女人拥入了怀里,“嫁给我,这一路我们走了这么长、这么艰苦,答应我,相信我我会一直保护你,爱护你,好吗?”怀里的女人点了点头,抹掉了眼角的余泪,男人单膝下跪,打开了他为她专属定制的戒指,这一辈子我要好好爱你、保护你……
  一旁的孙南威缓过神来将手中的花瓣洒落下来,周丽君看着自己的前夫如今这么幸福也就彻底放下了,他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,而丽雯用着手中的摄相机拍下了这一画面――龚剑为心爱的她呆上戒指、两人深情相拥……

  “草草”王阿姨走上前“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对你有很大的误解,甚至是不让你和龚剑交往,但今天阿姨只想祝福你们,早一点给我生个孙子!”“阿姨,这你要看龚剑了……”草草害羞的低下了头“还叫阿姨?”“……妈”
  “老大,你这算是娶了我妈对吧?”小轩窜到两人中间“当然,小轩以后可以和老大一起生活了!开不开心啊!”“唉!这就算娶我了,太草率了吧!”“那你想怎样?要不然我们先生个孙子……”龚剑一步逼近草草“好吧,我认输!小轩看见了吗?以后老大要是欺负我,帮妈妈收拾他!”说罢女人看向身旁偷笑的男人,“行了,别在我们面前秀恩爱了,快来给你们拍个全家福吧!”两人相视一笑

  “一、二、三”“茄子!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好了〔下一站婚姻〕续写结束了,有多少人期待生小baby啊?接下来,安包吧!

  今天《破局》上映!今天《破局》上映!今天《破局》上映!大家去支持林晓叶小姐姐啊!支持涛姐!约起啊!

〔安包〕你连我也骗?

  “包奕凡,你连我也骗,我也活该吗?”安迪一直忍住的眼泪,在此刻终于无声无息的落下来。此时的包奕凡不知该如何向安迪解释,他在她面前,终不能寻得一丝理智,他小心的拉起安迪的手,而得到的不是抗拒而是一阵冰冷的无声的沉默,包子将这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“安迪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,你知道我是爱你的,我不甘心……凭什么我妈要躺在医院,他却还掌控着公司,我……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你”包子用另一只手谨慎的整理安迪被风吹乱的头帘,安迪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,一边的人是冰冷平静,另一边却是紧张慌乱,她将放在男人胸口上的手抽了回来,安静的说到“包子,你知道我不希望你变成和你爸爸一样的人,可你今天很让我失望 ,我说过我可以为了你让魏国强出面 ,你”“不要!我不要他们来帮忙,安迪你知道我顶着多大压力吗?我爸在公司给我四处安放绊脚石,我走哪儿都有事碰壁,我只是希望我可以一个人撑起公司。”包奕凡激动的喊了起来“我妈现在还在医院,如果不是他我妈能在吗?我就是要报复他!”
  “所以,你现在和我喊是什么意思?”安迪从未见过这样的包奕凡如此失控,可现在的包子无法冷静,安迪觉得自己的有些偏激,刺激了包子转身拿起包,临走前给包子留了一句“我,对不起,是我太,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说,你冷静冷静吧,我就在楼下,有事找我。”
  哒哒哒哒哒哒哒,脚步声渐渐的消失了,包子的泪水也流了出来,过了一阵渐渐恢复情绪的他拿出手机准备给她打电话,可刚刚两人……最后他选择了发消息“安迪,对不起,我不应该骗你,我现在只有你了,我爱你,你放心我不会陈富伟他一样的人,你相信我,好吗?今天晚上有点凉,你先回家吧”。
  这边看完消息的安迪陷入了一阵沉思,她是不是给他带来麻烦了?她是不是应该找魏国强解决一下?


  “喂?”“安迪,怎么给我打电话了?”电话一头的人很惊讶的问到,“我想请你帮个忙”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安包党们等久了吧?先写个看看,这周过完小安就开学啦!所以这周小安有时间就会发文的,还有上次的抽奖活动,小安会陆续将文章发给二位,一周后将公开二位要的文章,大家猜一下,答对有奖哦!

〔下一站婚姻〕好了,不生气了

  在医院这些日子,草草每天被禁止吃这个、又禁止吃那个,这个龚剑太过分了!草草一看到周丽雯叫的外卖,她就各种眼馋总会背着某人偷吃,但几乎下场都是被发现。“邓草草!我说了多少次,你现在不能吃辛辣的、油腻的,你前几天晚上可是把安眠药和酒混在一起喝了的!你还要不要命了!”龚剑的两只眉毛纠缠到了一起,草草看见那眉毛立刻就将吃的乖乖交出“我下次不吃了……”双手推出食物,龚剑自然是担心草草的身体,自己就在床边开始生起了闷气。“别生气了,龚剑,我下次保证不吃了,别生气了”草草一只手拽着他的西装外套,低着头嘀咕道。男人看到她认错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,你也有承认错误的时候 ……用大掌包住了那只手“下回别这样了,休息一会儿吧,你还有2天可以出院了,2天之后就可以吃了”说完用手又摸了摸女人随意扎起的头发“真的?”  “当然!”
  午后的阳光映照着病房里紧紧相拥的两人“妈妈!老大?你也在这儿”这一声打断了两人的依偎“轩轩,谁带你来的?”“我呗”周丽雯拿着小包轻快的走进病房“这孩子哭着喊着要找你,没办法我就带来了。”小轩直冲妈妈跑去“妈妈,我昨天考试了我是第一名,老师说要家长签字,可是丽雯阿姨不是我的家长……”“第一名啊!这么厉害,那妈妈肯定要给你签啦!在哪儿呢?”小轩听完这话高兴的把卷纸拿出,“妈妈、老大这是卷纸,老师还说了必须要两个家长都签字!嗯……老大另一个你帮我签了吧!”
“行,没问题”老大翻开卷纸,看了一眼“不错,都对了!”他刚要拿笔签就被草草打断了“那个,还是我自己来吧”“怎么了?别忘了我可是老大、你是老二,小轩是老三!”草草沉默了露出甜甜的笑容带着两个小梨涡……
  两天很快过去,龚剑一早儿就带草草办理出院手续,之后两人就以飞快的速度离开了医院,直奔龚剑家“唉!你这儿往哪儿开?”“不是说好了出院回家见妈吗!”“我什么时候……我没说过啊!”“那就现在说”“龚剑!你怎么这样呢?”女人气的两个腮帮子鼓了起来,“好了,早晚你都要改口的,走吧”男人大掌一握,重新开车,两人静静听着音乐看着路边川流不息的车辆,这辈子有你和我在一起真好……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好久没更文,sorry!有些短,抱歉这几天事多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