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ndy

〔食来孕转〕续写

  夜幕降临,空荡的房子,凌乱的客厅,敞开的冰箱门,和一地的垃圾……没有你了,我真的不行,杜一鸣你为什么要逼我?难道你真的在乎孩子比在乎我还要多吗?沈谷雨摸着肚子,眼泪顺着眼角留了出来,我那么爱你,你却……沈谷雨越想越心痛,她想喝酒,但在肚子里有这一个小生命,她承认她不是不想要孩子,而是现在不是时候,她该怎么办?现在的她没了工作,老公也吵架负气离家,只剩自己了……

“妈……妈”沈谷雨电话刚拨通就大哭了起来, “小雨,你怎么了?唉呀,别哭别哭,告诉妈妈怎么了?你现在是不是在家,别哭,妈去找你啊,乖” 沈谷雨还是懂事,她停止了哭泣,抹掉脸上的眼泪 “妈,我没事,您别来了,这么晚还不方便,我现在没了工作、一鸣也走了,我……” 说到这,她又落下了泪,但没有刚才那样激烈, “小雨,别哭了,昂,妈妈心疼,这样我给一鸣打个电话,让他回去陪你”“不用了,妈我可能,会、会和他离婚”。电话里的母亲大吃一惊“什么?小雨怎么回事,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,你们两个这么相爱,怎么能说离婚呢!”“行了,妈,打扰你了,早些睡吧,让您担心了”“你这么说妈更担心你啊,小……”谷雨没听完妈妈的话就撂了,她越听越难受,杜

  谷雨没听完妈妈的话就撂了,她越听越难受,杜一鸣,你不爱我了吗?

[沈父母家]
“怎么了?谷雨怎么了?”沈父急忙跑过来,“唉,不知道怎么了要和一鸣离婚”沈母放下电话“离婚!不行,我得去找她,立冬啊!立冬” “干嘛呀!爸”立冬懒惰的从屋里走出“走,给我去老二家” “出什么事了”立冬立刻精神起来“走吧,苏桥啊,你照顾好你妈啊!”沈父拉着立冬就往外走,“别,唉爸你等一下,这么晚了您就别去了,大晚上的还不方便,我和苏桥去就行了,苏桥走吧!”“哦!来了”苏桥进屋换了身衣服拿着包就走向了门口,“你们行吗?”沈母移动着轮椅,“唉,老太婆你可慢点”沈父见状立刻跑过去,推着轮椅,“放心吧,爸妈,有事给你们打电话,走了。”
  15分钟后,谷雨家 “叮咚,叮咚”谷雨从沙发坐起,是不是他回来了,一路小跑去开门,但是到了门口她停下了脚步,见到面她该说什么,他会说什么?他怎么不直接开门?他这几天在哪儿睡的?谷雨有一肚子的问题想问他,于是她深呼了一口气“谷雨,开门,我是你哥”她睁开眼睛,我哥?“哥,嫂子你们怎么来了”苏桥看出了谷雨的失落“爸妈不放心你,让我们来看看”“走啊,进去呀!”老大率先进去,看到了满屋狼藉,不禁心疼起了自己的妹妹,“说吧,怎么回事?”

〔小安有话讲〕第五期

  欢迎您收看每周五特约节目――《小安有话讲》!
  又是一个周五,时间过的真快!这两个月来小安完成了一部续写作品,两篇小片段,但是从下个星期开始,本人就正式上学了,回归小安向往的校园生活啦!所以一周几乎能更一篇文章,但估计从期中后小安就不能更文了╮(╯_╰)╭


  But小安会在节假日期间多多发一些文章,说好的安包文一直在创作中,估计下个月开始就要是安包的主场了!

  哦!小安要推荐几名写文章很好的几位LOFTER用户 @Alice  @釆心贼  @茄子Alina_ 这三位。茄子姐姐是我在微博上看到她的文章后才下载乐乎关注她,也是看着她的文章我才有动力自己创作的!希望大家在小安没有更文期间关注她们哦!多多支持!

〔下一站婚姻〕有情人终成眷属

  一路上两人有说有笑,草草看着身边的人心里不禁感叹,这一辈子遇到他就对了……
 

  到了龚剑家后,王阿姨早就将饭菜准备好了,热情的拉着草草进了屋里,屋内依然是她上次走时的摆置,“草草,快坐,怎么样身体好了吗?”王阿姨先盛了一碗她自己足足熬了三个小时的大补汤给草草“好多了!谢谢阿姨。”“还叫阿姨该改口啦!”“啊?”草草尴尬的笑了笑,看向坐在一旁的龚剑。

  “喂?”男人起身有意避开草草似的走上了楼上,“你们到了?好,等一下我去和我妈准备一下,电话别撂,对了?花买了吗?”电话另一边的孙南威和周丽雯齐声说了句“放心吧”,“哎!姐夫,你怎么这么啰嗦啊!东西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,我们听你咳嗽就进来,门给打开啊!”“好,谢谢。”
  楼下两人热火朝天的聊着,“妈,你过来下,我那个文件你给我放哪儿了?”王阿姨立刻就明白了,安顿草草后三步并着两步上了楼生怕耽误了儿子的求婚。“妈,都准备好了,你一会儿吸引草草注意,我把人都带进来”“好嘞!”

  “草草啊!你帮我看看茶几下的柜子里有文件吗?”王阿姨一边假装找东西一边看着儿子的情况,“没有啊!阿姨你确定放这了?”“对啊,你在帮我找找,我这腰弯不下去,哎呦!”“阿姨你快坐下吧,我再找找!”

  草草认真的找着东西丝毫没有注意身后忽然间多了几个人,老大拍了下小轩,“妈妈!”草草抬起头,转过身看到了这一幕,自己的儿子、周丽雯、孙南威、周丽君;莉莉还有王阿姨她们每人手里一束粉玫瑰,“草草,看那儿!”丽雯指向了楼梯,只见龚剑身穿一套西装手里拿着同样的粉玫瑰款款向她走来,“额,我也不会说什么,草草,你嫁给我吧”一直忍着眼眶内的眼泪不知为何脱落了出来,龚剑一步上前将眼前的女人拥入了怀里,“嫁给我,这一路我们走了这么长、这么艰苦,答应我,相信我我会一直保护你,爱护你,好吗?”怀里的女人点了点头,抹掉了眼角的余泪,男人单膝下跪,打开了他为她专属定制的戒指,这一辈子我要好好爱你、保护你……
  一旁的孙南威缓过神来将手中的花瓣洒落下来,周丽君看着自己的前夫如今这么幸福也就彻底放下了,他该有属于自己的幸福,而丽雯用着手中的摄相机拍下了这一画面――龚剑为心爱的她呆上戒指、两人深情相拥……

  “草草”王阿姨走上前“这么长时间我一直对你有很大的误解,甚至是不让你和龚剑交往,但今天阿姨只想祝福你们,早一点给我生个孙子!”“阿姨,这你要看龚剑了……”草草害羞的低下了头“还叫阿姨?”“……妈”
  “老大,你这算是娶了我妈对吧?”小轩窜到两人中间“当然,小轩以后可以和老大一起生活了!开不开心啊!”“唉!这就算娶我了,太草率了吧!”“那你想怎样?要不然我们先生个孙子……”龚剑一步逼近草草“好吧,我认输!小轩看见了吗?以后老大要是欺负我,帮妈妈收拾他!”说罢女人看向身旁偷笑的男人,“行了,别在我们面前秀恩爱了,快来给你们拍个全家福吧!”两人相视一笑

  “一、二、三”“茄子!”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好了〔下一站婚姻〕续写结束了,有多少人期待生小baby啊?接下来,安包吧!

  今天《破局》上映!今天《破局》上映!今天《破局》上映!大家去支持林晓叶小姐姐啊!支持涛姐!约起啊!

〔安包〕你连我也骗?

  “包奕凡,你连我也骗,我也活该吗?”安迪一直忍住的眼泪,在此刻终于无声无息的落下来。此时的包奕凡不知该如何向安迪解释,他在她面前,终不能寻得一丝理智,他小心的拉起安迪的手,而得到的不是抗拒而是一阵冰冷的无声的沉默,包子将这只手放在自己的胸口上“安迪,对不起,我不是故意要骗你的,你知道我是爱你的,我不甘心……凭什么我妈要躺在医院,他却还掌控着公司,我……对不起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你”包子用另一只手谨慎的整理安迪被风吹乱的头帘,安迪抬起头与他四目相对,一边的人是冰冷平静,另一边却是紧张慌乱,她将放在男人胸口上的手抽了回来,安静的说到“包子,你知道我不希望你变成和你爸爸一样的人,可你今天很让我失望 ,我说过我可以为了你让魏国强出面 ,你”“不要!我不要他们来帮忙,安迪你知道我顶着多大压力吗?我爸在公司给我四处安放绊脚石,我走哪儿都有事碰壁,我只是希望我可以一个人撑起公司。”包奕凡激动的喊了起来“我妈现在还在医院,如果不是他我妈能在吗?我就是要报复他!”
  “所以,你现在和我喊是什么意思?”安迪从未见过这样的包奕凡如此失控,可现在的包子无法冷静,安迪觉得自己的有些偏激,刺激了包子转身拿起包,临走前给包子留了一句“我,对不起,是我太,我刚才不应该那么说,你冷静冷静吧,我就在楼下,有事找我。”
  哒哒哒哒哒哒哒,脚步声渐渐的消失了,包子的泪水也流了出来,过了一阵渐渐恢复情绪的他拿出手机准备给她打电话,可刚刚两人……最后他选择了发消息“安迪,对不起,我不应该骗你,我现在只有你了,我爱你,你放心我不会陈富伟他一样的人,你相信我,好吗?今天晚上有点凉,你先回家吧”。
  这边看完消息的安迪陷入了一阵沉思,她是不是给他带来麻烦了?她是不是应该找魏国强解决一下?


  “喂?”“安迪,怎么给我打电话了?”电话一头的人很惊讶的问到,“我想请你帮个忙”“哦?说来听听。”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安包党们等久了吧?先写个看看,这周过完小安就开学啦!所以这周小安有时间就会发文的,还有上次的抽奖活动,小安会陆续将文章发给二位,一周后将公开二位要的文章,大家猜一下,答对有奖哦!

〔下一站婚姻〕好了,不生气了

  在医院这些日子,草草每天被禁止吃这个、又禁止吃那个,这个龚剑太过分了!草草一看到周丽雯叫的外卖,她就各种眼馋总会背着某人偷吃,但几乎下场都是被发现。“邓草草!我说了多少次,你现在不能吃辛辣的、油腻的,你前几天晚上可是把安眠药和酒混在一起喝了的!你还要不要命了!”龚剑的两只眉毛纠缠到了一起,草草看见那眉毛立刻就将吃的乖乖交出“我下次不吃了……”双手推出食物,龚剑自然是担心草草的身体,自己就在床边开始生起了闷气。“别生气了,龚剑,我下次保证不吃了,别生气了”草草一只手拽着他的西装外套,低着头嘀咕道。男人看到她认错的样子不禁觉得好笑,你也有承认错误的时候 ……用大掌包住了那只手“下回别这样了,休息一会儿吧,你还有2天可以出院了,2天之后就可以吃了”说完用手又摸了摸女人随意扎起的头发“真的?”  “当然!”
  午后的阳光映照着病房里紧紧相拥的两人“妈妈!老大?你也在这儿”这一声打断了两人的依偎“轩轩,谁带你来的?”“我呗”周丽雯拿着小包轻快的走进病房“这孩子哭着喊着要找你,没办法我就带来了。”小轩直冲妈妈跑去“妈妈,我昨天考试了我是第一名,老师说要家长签字,可是丽雯阿姨不是我的家长……”“第一名啊!这么厉害,那妈妈肯定要给你签啦!在哪儿呢?”小轩听完这话高兴的把卷纸拿出,“妈妈、老大这是卷纸,老师还说了必须要两个家长都签字!嗯……老大另一个你帮我签了吧!”
“行,没问题”老大翻开卷纸,看了一眼“不错,都对了!”他刚要拿笔签就被草草打断了“那个,还是我自己来吧”“怎么了?别忘了我可是老大、你是老二,小轩是老三!”草草沉默了露出甜甜的笑容带着两个小梨涡……
  两天很快过去,龚剑一早儿就带草草办理出院手续,之后两人就以飞快的速度离开了医院,直奔龚剑家“唉!你这儿往哪儿开?”“不是说好了出院回家见妈吗!”“我什么时候……我没说过啊!”“那就现在说”“龚剑!你怎么这样呢?”女人气的两个腮帮子鼓了起来,“好了,早晚你都要改口的,走吧”男人大掌一握,重新开车,两人静静听着音乐看着路边川流不息的车辆,这辈子有你和我在一起真好……

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好久没更文,sorry!有些短,抱歉这几天事多😛

〔小安有话讲〕第四期

  又到了周五,又有了听小安絮絮叨叨的时间了,这周呢貌似没有发过文,所以好多读者就来问,实在抱歉,小安最近有些急事,所以不能按时更文了,非常抱歉。
  但是,最近小安时不时刷个微博,就会有人给我推荐些书(肯定有的书大家读过,但允许小安说一下):
   1、《追风筝的人》这本书小安还是比较喜欢的,具体的感想日后会分享给大家
  2、《解忧杂货店》
  3、《岛上书店》
  这三本呢是最近一个月小安看的,感想很多,今天在这儿就不多说了,推荐给大家。

  今天是8月11日,也是说明距离涛姐的《破局》还有7天!预祝票房大卖,涛迷们准备好了吗?


  PS:说好的安包文一定会来的……
  容许小安这几天消化下

福利名单

恭喜 @Annie安迪o3o  @18841925412 两位获得本次活动福利,请私信小安,告诉小安你想要看的内容,小安会在一周之内发布😊,下一次的活动订在什么时候呢?

〔小安有话讲〕第三期

  咳咳,这段时间小安一直在旅游,所以这段时间很少更文,但还要感谢读者朋友们对我的支持。因为小安马上要开学了,要提前进入备战状态了,所以从下星期一开始每周二和周五更文,另外事先说过在微博发小片段,每周会不定时更。
  〔下一站婚姻〕我准备再写两篇就完稿了,之后一些情节的小片段我会在微博发。但由于读者朋友们达到50,所以这次有个小福利:小安会在50名读者朋友们中抽取两名粉丝,两名粉丝命题我来写内容,其余的小福利我会在微博发送。
  一直承诺的安包文小安正在努力的构思,想看安包的朋友留言哦!你们有什么想法记得留言!
 

〔下一站婚姻〕余月有我

  寂静的夜晚,空荡的房子,法院的判决书已经下来,关皓选择自首被判5年,他名下的房子只留下了一套别墅和几十万元,其余都被收走了。
  偌大房子只有草草一人,和他彻底断绝关系后她每晚都需要用酒精麻痹自己,而小轩早已被她送到了丽雯家,“龚剑,你说我们在一起怎么那么、那么困难呢?你说是不是我们当初没有遇见过就好了,我,我明明……已经放下了,可这儿”草草捂住了胸口“这儿难受,龚剑……我、我爱你”地板上的三瓶红酒已经空了,还有些散落在地上的空瓶,第四瓶在酒杯中也要被喝完了,女人也就这样抱着酒杯安静的睡了过去……
  “蓝蓝天空,太阳公公,小狗追着小蜜蜂,绿草……”半夜时分谁会打来电话?可女人依旧睡着,脸颊上的微红还未褪去,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……

  “咚咚咚,草草,咚咚咚,草草……”门外的人使劲敲打着,可无人回应,“咔嚓”门开了,走进来的并不是他,而是周丽雯,“草草,我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接啊?敲门你也不开,小轩发烧了,我刚让孙南威送去医院,还好我带了小轩的钥匙……”周丽雯进门边走边说,直到走到草草身边发现了不对劲,“草草?草草”喊了两声她还没有醒来,丽雯不经意看到了地上的空酒杯和几个空药瓶――安眠药,酒和安眠药如果在一起的话……“草草,草草,你别吓唬我啊!”身边的女人一直摇晃着她的肩膀,随即拨出了120,同样也打给了他……

医院里
  一个人的病房,一人在陪她,男人握住女人的手,昨晚他也在喝酒,他也想用酒精麻痹自己,但刚刚倒好酒,就接到了电话,他拼了命的往医院赶,红灯都不等了,一晚不知要被罚多少钱。洗胃、抢救,这一直折腾到第二天清晨,龚剑穿着家居服,头发散乱,浑身颓废的样子“姐夫,你先回家收拾一下吧,我来看着草草就行”龚剑没有回应,丽雯自然知道什么意思“你看一会儿草草醒了,看见你这样她能好受吗?你快去快回,她如果醒了我就第一时间告诉你,好吗?”男人沉思了一会儿,“那我先走了……”
  回到家,龚剑以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,赶回医院,路上他一直在打电话将今天的所有工作退掉“喂,小芮,你一会儿帮我查下我昨晚闯了多少红灯,罚款帮我交了,我抽屉中有张卡,密码你也知道,就这样,好了”。他没有一点废话,他只想赶回医院守在心爱的她身边。

医院里
  女人还是静静的睡着,但一听到他的脚步,她的眉头紧紧皱了一下,接着,空洞的双眼睁开了,此时,她想见他,而他却又守在她身边。他看到了她醒过来,立刻冲上前,紧紧抱住了她,她也没有一点抗拒“草草,你是不是傻,你要是真的死了,小轩怎么办……我怎么办?”男人的话越到后越哽咽,但他是军人他不会掉眼泪,可这一刻草草感觉到了脖子上的一阵清凉,他是真的爱她……“对不起,龚剑,我……我做不到忘了你,我……爱你”草草紧紧回搂住他的脖子,“我知道,我也爱你,答应我别在这样折磨自己了好吗?”
“恩。龚剑,你还……你愿意接受……我、我的一切吗?”草草有些不自信的将手缩了回来,可下一瞬双手又重新被抓了回去……
  “我愿意,草草我说过这剩下的辈子,我只会爱你一个人,别在离开我了,我只能和你在一起,我才会幸福……”

  病房内两人紧紧相拥,五年前龚剑出车祸也是一个人躺在病房,而现在如果丽雯没有给他打电话,她也应该是一个人躺在这儿吧,剩下的岁月,我只希望你的生活中有我,草草,我爱你💓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原谅我这几天去玩,每天一圈下来几乎一条命没了,更文晚了,抱歉,小安预计旅程还有3天结束,结束后一切就好了😁

〔下一站婚姻〕龚剑我们不能在一起

  男人高大的身材将她全部覆盖住,怀里的女人怔了一下,手不知该放到哪里别扭的抬起脸看着他“龚剑,我们谈谈吧”,“你先让我抱一会儿……”男人将脸埋进她的肩膀,更加紧搂住女人,草草一时心软,将手搭在他的肩上“你……你――怎么了?”“我想你”龚剑低沉的声音在草草耳边响起,这三个字似一把剑穿透了草草的心,她何尝不是在想他?抱了一会儿,直到杨董的秘书来找龚剑时,两人才松开“龚总,杨董请您去他办公室一趟。”秘书见两人如此缠绵,尴尬的打断了这种氛围,会议室的门还开着,未免太……“那个”龚剑看了眼草草,又看了眼秘书“这样,你先回去告诉杨董,我这边有点事,等那个我完事了,再找他。另外,告诉他我知道他为什么找我,叫他放心不会出问题的。”“哦,好,那龚总我先走了。”秘书快步离开会议室,她可不想让龚总觉得她是个20000W而且不识趣的电灯泡。他转回了身看见草草早已坐下,刚想和她说话却被她打断了“坐下,我们聊聊吧,就半个小时。”龚剑有些疑惑今天的草草有些过于冷漠,“聊什么?”“关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?”“如果他自首也就5年左右,但是刚刚他,如果被查蹲10年也是少的。
。”女人的眉毛扭到了一起,“是你干的?对吗?”“我并没有,我只是保护我该拥有的东西。你问这干什么?”“保护?”草草冷笑了一声,“东西都收到了吧,你的一件也没少。”男人沉重的气息朝她扑面而来“你确定?嗯?生日礼物呢?”草草被逼的有些紧张,下意识的抓住了椅子的扶手,躲开他的脸,可龚剑的大掌一把抓住将脸扭过来,紧对着自己的“我……我可能小轩收拾行李的时候不小心拿走了”草草一直在逃避龚剑的眼睛,那双让她痴迷的眼睛。“可那个东西一直是在我家放着的,和小轩有什么关系?”“这……我可能记错了,那个,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。”草草转身拿包避开他,起身向外走去,“草草,现在我们是不是可以在一起了?”草草止住前进的脚步,顿了顿“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,我今天来是因为孙律知道了冯律的事让我过来替她解释的,刚刚我在门外也听到了,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再……”龚剑走向前一把抓住草草揣在衣兜中的手,将她拥入怀中。“为什么不能在一起?关皓现在已经不能阻挡我们了。”“因为我现在是关皓的妻子了。”男人一惊凝视着女人“什么?你只不过答应了他而已,并没有……”草草推开龚剑确实有……她的意思是证该回来了?她真的这么做了……“邓草草,你爱的是我,不是他,我爱的也是你。”龚剑疯了一样吼了出来,室外的职员听到了纷纷向会议室看,“全部都离开这层,小刘带他们上楼”接着龚剑又走回会议室,这次他将门带上了,草草先开口说到“我觉得我们在一起并不快乐,小轩需要一个完整的家庭,我也需要一个丈夫,而关皓是小轩的亲生父亲,你觉得我们能在一起吗?”男人眼光暗了下来“所以今天你是来和我做个了断的对吗?“对,我们在一起给身边的人带来太多的伤害 ,龚剑我们不能太自私,所以就这样吧,你一定会找到非常好的女人来照顾你的。我先走了。”草草这次是真的走了,如果关皓真的入了狱,她就带小轩去北京,不再回来了。这一次两人都没有挽留对方……
  “非常好的女人……”
  “照顾你……”
    夜深了,城市的灯火辉煌,在这高耸的建筑中只有一间房亮着灯,男人坐在窗边,喝着酒他的衣服扣子开了几个,整个人极其颓丧,难道就真的这样结束了……

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―
  有的朋友私聊给我说不要让草草和龚剑太虐,这开头的几篇是有一点,但大家放心该在一起的一定会在一起的。